国家外语非通用语种本科人才培养基地

亚非语言文学二级学科博士点

外国语言文学博士后流动站

岡千仞《观光游记》里的中国观--日本札幌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张伟雄专题演讲



   本网讯 3月20日下午,在北校区第七教学楼110教室,日本札幌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张伟雄进行了一场题为“近代日本汉学家的中国观--以冈千仞为中心”的专题演讲。该场演讲以日本汉学家岡千仞在考察了中国后回国完成的游记《观光记游》一书中的中国观为主题。

  

     讲座伊始,张伟雄教授谈到了研究岡千仞的《观光记游》的原因。他谈到,日本人所写的汉文游记,对文字圈的人们来说,是共同的历史文献;这些跨越文化的游记,作为存在于东亚的一种国际关系、文化、社会的文脉表现而被阅读,成为了中日间的一种“话语”;我们在审视过去或现在的中日关系的时候,这些“文本”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张伟雄教授开讲

 

    岡千仞超前的“文化相对主义”

 

     在日本明治时代西化的潮流中,作为汉学家要坚持重视中国的观点并不容易,而岡千仞在其《观光记游》中却明确表示了重视中国的观点。岡千仞引用了庄子一言“知东西之相反而不可相无,则功分定矣” (可知东与西的方向对立相反却又不可以相互缺少,而事物的功用在于本分)来表明:在东西方价值观冲突的时代,应客观地看待不同的文化,承认各文化存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

 

     岡千仞认为我们理应承认并尊重不同的文化,并在平等的基础上交流,而这种世界观、价值观,与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化相对主义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岡千仞的“一扫烟毒” 观

 

     ‘烟’指鸦片,六经毒‘经’指经书。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来到中国的岡千仞,对明治维新有着深深的自豪感,并且想把明治维新的成果推广到中国来。岡千仞在实地考察了中国的情况后,更加对日本明治维新的有效性增添了自信与自豪感,例如——其在书中花了很多篇幅来强调科举考试其自身“学问”的无效性,并呼吁中国应该以日本为榜样从速改革。

 

          岡千仞关于琉球问题的狭隘怪论

 

     张教授还谈到,岡千仞在作为一名亲中的汉学家的同时,也是一个国家利益的优先者。他的国益优先观,很多时候是建立在伤害邻国的基础上的。譬如,在张经甫谈到“凡兵经百战,始能精练”有关练兵的问题时,岡千仞回答说:“琉球末界微事,岂可拘小嫌失大好乎。”——总是极力地替明治政府争取利益,力争说服“中土”舍弃琉球。而这也是岡千仞作为一个汉学家的矛盾所在,不断徘徊在国益与亲中之间。

 

       

 

在场观众认真记录笔记

 

     最后,张教授给在座的学生们提出了宝贵的建议:我们应该在平时多阅读近代日本学者所著的关于中国的游记,而这对我们审视过去或现在的中日关系非常有参考价值。

 

 

文字:苏晓伦

摄影:刘嘉亮

编辑:陈淑莲  

关闭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第七教学楼 510420

电话: (020) 36207110 | 传真: (020) 36207110 | 报警电话:36206999

Copyright 2019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