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三下乡专访】浪拔,我们来过[2013-12-21] [2013-12-21]



浪拔,我们来过

本网讯 犹记得,2013年7月15日,启程去浪拔那天,大雨倾盆而下。大雨滂沱中,我们艰难地把自己的行李“拖”往二教前的大巴。途中遇到身着同样队服的队友,女生们一个转身,行李已经被队里的男生接过。一路奔波,我们到了浪拔。

出发当天

大巴直接开到了浪拔村村委大楼前。刚停稳,就看见村委工作人员等候在大门前。卸下行李,我们一部分人随着村委张姨搭车前往正果市场,一方面是熟悉路线,另一方面是购买当晚食材和一些生活必需品。一部分人上楼打扫接下来要住的房间。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我们当时的住宿和教学条件了。由于当地的小学距离该村稍远,而且交通不便,所以和当地村委讨论过后,我们最终决定将村委大楼的几个会议室用作教室,将顶层的图书体育室和隔壁的一个房间作为我们接下来十几天的宿舍。地方小,所以我们只能在地上挨个儿铺上草席当床。安顿下来后,我们在浪拔的义教生活也拉开了序幕。

当天,我们对孩子们的年级和联系方式进行了统计后,发现孩子们的年级跨度大,从幼儿园到初二各年级不等,且幼儿园和初中的孩子都只有四五个,根本无法成班。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原有的教学计划完全无法正常进行。同时遗憾的是,由于投影仪无法使用,义教组精心制作的教学课件也播放不了。但略微失望与不知所措后,义教组还是迅速重整了计划:将孩子们重新分为大、中、小班,也重新规划了教学内容,增加了各种趣味课程,例如小语种课,也增加美工和音乐课的节数。义教工作得以开展了起来。

小班上课情景

这个年经的孩子们尚且比较好动,课间总能看到他们在课室里跟同学或者老师们切磋棋艺或者玩UNO,或者在村委大楼外面的空地上玩排球、追逐嬉戏的场景。偶尔互相之间尤其是男孩子之间会有摩擦甚至打架的情况发生,但在老师们的说教下,最终还是消除了隔阂,握手言和。

小班的孩子很乖巧,让他们写字母,可以整整一节课坐着一动不动地临摹字母,有时因为写得好而得到老师的表扬就足以让他们开心半天。大班的孩子则很聪明,班长还时常拿着课外的数学题来这里,趁着课间或者午休时候向在场的老师们请教。

跆拳道课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们也越发地早到,“早上叫醒我们的不是闹钟,是孩子们的嬉闹声”。经常的情况是:我们还睡眼惺忪,孩子们却已基本上到齐。他们或缠着早起的老师们聊天,或玩着教室里的玻璃弹珠,或端坐在教室里写着学校布置的暑假作业。而午休时也是同样的情况,孩子们回家吃过午饭就回来教室呆着,以至于午休时候我们几个老师为了防止出现差错得轮流在楼下看着孩子。

武术课

下乡期间,我们也放过一天假。但由于天气不好,我们取消了短期出游观音庙的计划,改成了全民包饺子。队员们刀工好的被分配去切菜剁肉,会包饺子的教其他人包饺子,后勤组的主掌大勺。奋斗了半天,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饺子,大家直呼后勤组确实不容易。

后勤组日常

在浪拔的十几天,除了给孩子们上课,跟孩子们玩,包饺子,我们还组织了一次游园会即给孩子们半天假玩游戏拿奖品,虽然奖品不外乎文具和一些小零食,但孩子们依然玩得很开心,我们也在他们的笑声连连里仿佛回到十年之前。

浪拔几乎是被山林环抱着,想买东西得走十五分钟路程到马路上搭半小时一趟的公车去半小时车程之外的正果市场。就是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里,每每月渐西移,如果无云,总有月朗风清;若是多云,则可以看到远处马路上的车灯忽明忽灭。会议室里头,队员们玩狼人杀人侦探游戏,每一开局也总是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有些时候遇到问题总会在当晚开一个短会,大家出谋划策,问题最终也总是得以迎刃而解。在浪拔,我们给队员们过生日,手机屏幕作烛火,在星空下制造惊喜。在浪拔,我们有彼此,我们也成了彼此。

这个夏天,Dream a dream 在浪拔,26个dreamer 在浪拔。十几个日夜距离现在已然过了很久,但留存在记忆里的,却远不止哪些日夜本身。

今夏,我们在浪拔,我们在一起。

毕业典礼合照

文字:李 佳

图片:司徒荣

陈文浩

李永欣

邓许琴

编辑:徐 丹

关闭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第七教学楼 510420

电话: (020) 36207109 | 传真: (020) 36207109 | 报警电话:36206999

Copyright 2010 - 2013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东语学院

E-mail:multiplegroup@163.com | Tel:36207110 | 网站维护: 东语多媒体小组